总台记者看世界|无家可归者数暴增!当流浪汉问题已成纽约“慢性病”还有药方吗?

总台记者看世界!大家好,我是总台驻纽约记者徐德智。今天,我想跟大家说一说纽约的流浪汉。

过去两年,纽约的流浪汉人口已经达到了193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比十年前也高出了20%。流浪汉所引发的种种社会问题,已经成为了纽约众多严重社会问题之一。而今天我想跟大家首先提到的,就是我自己前几天刚刚遇到的一件比较刺激的亲身经历。上个周末,我看完了百老汇音乐剧,想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所以在可能是全美国人流最密集的纽约时报广场旁一家快餐厅买了个汉堡。我从街口往里没走几步,一边喝着可乐,一边刚把汉堡拿出来。结果前面一个坐在角落的流浪汉突然站起身来,一把就要抢走我的汉堡,我往旁边挪了几步,成功地躲开了流浪汉。结果这个衣衫褴褛的男子居然还来追我!吓得旁边的路人都赶紧横穿到马路的另外一边去。作为跑过两次全程马拉松的我,倒是轻松离开了现场,又有惊无险度过了一劫。

大家可能要问了,为什么是“又”?因为我在纽约,单单是2022年经历过的类似事件就不止这一次。你是不是会很惊讶:虽然听说过纽约有流浪汉,可是无家可归者问题这么严重?

根据美国名为“无家可归者组织”的数据,纽约市的无家可归者目前已经来到了20世纪30年代,也就是大萧条后的顶峰。在今年3月,全纽约市有48524名无家可归者每夜都在收容中心度过,其中超过15000名是儿童。而在2021年,超过10万人曾经在收容中心过夜。单身成年无家可归者的数量与10年前比较,更是增加了88%!而这些数据还没有算没有进入收容中心,在地铁、在街道、在公园里搭帐篷的人。

根据研究,在纽约无家可归者的出现,主要的原因是无法负担房租而遭到驱逐、居住地严重拥挤、住房条件危险。你可能发现了,纽约的无家可归者问题,跟承担住房有着密切联系。由于新冠疫情在过去两年冲击,导致了很多以服务业为生的低收入者收入更加不堪,而根据美国的公寓租赁交易平台ApartmentList网站数据,纽约2021年1月到2022年1月期间,房租平均增长了33%,是全美同期水平的一倍。很多人都面临着遭到房东驱逐而无地可去的境地,只能露宿街头。

无家可归者的增加,当然就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刚才我提到的经历,只是其中的一个。流浪的时间越长,特别是单身成年,越容易出现严重的精神疾病,或者毒品吸食过量以及其他健康问题。当然,无家可归者本身,一方面威胁着治安,另外一方面自己也成为了城中的。

今年刚上任的纽约市长亚当斯对无家可归者进行了强力的街头清理,以改善公共安全。从今年3月18日到5月1日,纽约市一共进行了733次清理,接触了大约250名无家可归者,但是仅有39人同意进入临时的住房。批评者说市长在浪费资源,事倍功半;人道组织说收容中心环境差,就是监狱系统的延伸。作为一名前警官起家的市长,纽约市要在处理无家可归者问题上出现有意义的进展,恐怕还要让他头疼很久的时间吧。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专题更多总台记者看世界|无家可归者数暴增!当流浪汉问题已成纽约“慢性病”,还有药方吗?

总台记者看世界!大家好,我是总台驻纽约记者徐德智。今天,我想跟大家说一说纽约的流浪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