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羽毛球史话

1986年的汤姆斯杯和尤伯杯赛在印尼首都雅加达举行,但中国队早已下定虎口拔牙的决心。在女队以3比2战胜印尼队蝉联冠军后,中国队的教练们为汤姆斯杯决赛准备了一个大胆的阵式:考虑到韩健体力不足,先后败给了马来西亚的米斯本和丹麦的弗罗斯特,而其他年轻选手至半决赛为止均未负过,他们决心以杨阳为第一单打,全部起用年轻选手。由于在与丹麦队比赛时,印尼队曾将林水镜排在第二单打位置上获得成功,对此中国队决定上在去年1月于日本尤尼克斯杯赛中胜过林的丁其庆,第三单打则放上打法稳健,颇有“磨功”的熊国宝。

最后的决赛改换第一单打,这在羽毛球比赛史上是绝少见的。印尼羽球界有的人也曾提出中国队会不会不用韩健,但结论都是,中国队不会冒这个险。这一排阵后来被香港《明报》称为“羽毛球史上一次最明智且小心计划的赌博”。

交换出场名单后,人们发现印尼队把林水镜排在了第三单打的位置,避开了曾战胜过他的丁其庆,逼向初出茅庐的熊国宝。队友们都替熊国宝捏着把汗。

第一场比赛的结果不出人们所料,杨阳以15比7和15比1轻松地将苏吉亚托斩于马下。接着中国队第二单打丁其庆不敌印尼队刘邦高,场上大比分1比1。

印尼球迷心目中的英雄林水镜一出场,体育馆内的呼喊声猛地升向高潮。身高1米82的熊国宝走上场,向四周看了一眼,他感到周围黑沉沉的,喊声、喇叭声、敲击声把他的耳朵灌得满满的,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的熊国宝,手竟然不听话地抖起来。比赛开始,球飞过来了,熊国宝一下子解脱了,在他眼前只有那只飞动着的羽球,一切都不见了。15比13,又一个15比13!熊国宝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竟然钻过网去,冲到林水镜面前和他握手。侯加昌教练同样激动了,他跑进场来一把抱住了熊国宝。

场边的大计分牌上,挂着两个同样的阿拉伯数字“2”,张强、周金灿负于纪明发、陈财富,中国队与印尼队再一次出现平局。

观众席上又一次沸腾了。林水镜才下场不到40分钟,现在只换了件球衣,头上的汗还未全干,就又起身偕同叶忠明上场进行最后一场双打了。观众仿佛忘记了他刚刚的失败,再一次报以歌声和掌声,一个球迷从看台上跳下来,撑开一面印尼国旗,紧紧地将林水镜拥在怀里。林水镜轻轻闭上眼,默默地在国旗上吻了一下,然后转身上场。

决定双方命运的时刻到了。站在林水镜、叶忠明对面的是中国队的最佳双打组合李永波和田秉义,第一局李永波、田秉义曾以14比5领先,然而对方死死缠住,反而打得更凶。他们两人一共16次发球,却拿不下这一分,对方的比分倒节节高升。终于15比12,中国队胜了关键性的第一局,掌握了主动权。第二局又一次14比5,李、田二人领先。林水镜和叶忠明一次次地夺回发球权,再一次死死咬住,在虎虎有威、朝气勃勃的中国队年轻选手面前,林水镜的拼是悲壮的,但却不给人以希望。观众已经在纷纷离开了,也许他们不忍心看到英雄的失败。随着李永波的一记重扣,中国队的胜利遂成定局。

在最后的发奖仪式上,印尼羽总主席是红着眼圈给中国队授汤姆斯杯的,当人们请他发表观感时,他用沉重的语调说:“我们的队员已经竭尽全力,我们败给了一支比我们更强的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