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丨克鲁斯堡的史上最佳世锦赛决赛很可能就是最近的希马对决

职业斯诺克在过去的2018年是一如既往地充满精彩,若要在这些精彩瞬间里选出个最佳,想必会是季终盛会最后的王者时刻。这是世锦赛史上第一次迎来两位40岁以上球员的交战,双方又是这项运动最伟大球员中的两位——15年没再获得世界冠军的马克·威廉姆斯和连续两年打进世锦赛决赛约翰·希金斯。

结局自然是无比圆满:威廉姆斯18比16击败希金斯,两人合力贡献一场超高水准、戏剧化满满的比赛,一场值得被载入世锦赛最经典决赛的比赛,令全世界的斯诺克球迷都沉醉其中。这是威廉姆斯自2003年第二次夺冠后,时隔15年拿下的世锦赛第三冠,而希金斯是连续两年挺进决赛,但都没能成就自己的第五冠。

威廉姆斯在上赛季经历了一次颇具戏剧性的“回春”,去年夏天他一度考虑退役,当时他最近一个排名赛冠军还是在2011年得到的,但决定再试一次的他竟一举重回这项运动的最高点,一路上还获得了北爱尔兰公开赛和德国大师赛两个冠军。

苏格兰人近年夺冠节奏较为稳定,去年在世锦赛碰上韧性十足的马克·塞尔比,希金斯在开局获得4局优势的情况下被塞尔比中期逆转,最终3局惜败屈居亚军。连续两年失利,相比威尔士人的“意外”之喜,希金斯则要经历一番煎熬。

倘若威廉姆斯这次决赛没有打好,观众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经历了一场甚是耗人的半决赛。他以17比15险胜巴里·霍金斯,激战到凌晨还要参加媒体发布会,折腾到两点半才去吃了顿土耳其烤肉。不过这顿肉似乎很管用,在几小时后的决赛中他不像有一丝疲惫的样子,开局便取得4比0的领先,虽然被追成7比7,但恢复元气的威廉姆斯连拿7局重新确立优势。

再次处在失败边缘的希金斯创造一波史诗级的反击,将比分追成15比15平,并在此期间制造连续单杆得分。不过还是威廉姆斯占到上风先拿赛点,但在即将以18比15赢下比赛时,他却打丢了那颗几乎能帮他锁定胜局的粉球,希金斯再次创造一杆令人窒息的68分救下赛点。比赛悬念并未持续太久,最终是威尔士人以一杆69分拿下胜利,并在赛后发布会兑现了他此前的承诺——若夺冠就接受采访。

赫克托·南斯是一位斯诺克名记,他在2017年出版了一本名为《克鲁斯堡之巅》的书,记录了世锦赛在克鲁斯堡剧院40多年里上演过的最佳比赛瞬间,在经历这次世锦赛后,他怕是会后悔书发早了,没能将这样一场经典的比赛加入进去。“希金斯连扳5局追平比分,就是对威廉姆斯的一种考验,也许只有像他那样悠闲从容的球员能做到耸耸肩然后照常开球,打丢决定比赛的粉球还能稳扎稳打。”南斯说。

1985年,史蒂夫·戴维斯和丹尼斯·泰勒的那场决胜局黑球大决战必然是世锦赛的最经典决赛,其地位不可撼动。可当今的职业赛事水平跟当年比,提升得可不是一星半点。1985年世锦赛决赛,两人未能创造任何一记单杆破百,而到了2018年,威尔士人和苏格兰人合力创造了6杆破百,另有24记超过50分的单杆。

世锦赛决赛不单单是属于两位球员的,站在克鲁斯堡之巅也是每一位斯诺克裁判的梦想。对于布兰登·摩尔来说,2018年这场世锦赛决赛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他就在谢菲尔德本地出生、成长,多年来奋斗在斯诺克裁判的一线年迎来执裁世锦赛决赛的处子秀。时隔四年,他在最佳视角体会了这场经典之战。

“当年执裁马克(塞尔比)与罗尼(奥沙利文)的感觉真的很棒,而这次是我执裁生涯的新高峰。今年的气氛再配上那样惊心动魄的过程,让这次执裁经历变得更有特别的意义。”摩尔表示。

在荣耀背后,唯一需要舔舐伤口的只有希金斯一人,在去年屈居亚军后,希金斯再次倒在冠军奖杯前,另外在今年9月,希金斯在中国锦标赛又一次遭遇马克·塞尔比的逆转,先拿赛点却被决胜局翻盘痛失一冠,43岁的希金斯已经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公开表示自己没了动力。

希金斯几个月来始终不能释怀:“世锦赛的失利仍然在影响着我,连输两个决赛,一拿球杆就觉得难过。我完全被压制了,感觉就像是夺冠的戏码从不属于我。”

在威廉姆斯看来,这样的经历应该是此生不会再有第二次,2003年功成名就之后,他等了太久,即便胜利就在眼前,不屈不挠的他依旧试图保持冷静。“即便我17比15时打丢了粉球,我也丝毫不觉紧张。”威廉姆斯回忆道,“哪怕17比17,我也清楚自己还有机会,保持内心平静,如果你当时心率仪在测我,你会发现它跳得并不会比我平时在俱乐部打球时快。”

“从四分之一决赛开始,我就觉得95%的人会希望看到我和约翰相遇决赛,因为我俩是岁数最大的两位。年轻人的机会越来越多,但大家都还想看我俩打一次。我们没让他们失望,约翰打出了最好的状态,我也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